皇马号码中国制造业若有中餐那样的发展生态,

餐饮业和制造业表面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行业,但其实存在一定可比性,至少具有类比启发性。中国的制造业如果能发展到接近中餐的造诣,那么中国制造也就真的崛起了。只要把不同类型机床想象成菜品,那么机床行业的问题也就找到解决钥匙了。

衡量一个国家或民族是否会吃,并不是要看他有多少米其林餐厅或几个巨无霸行业龙头,而是看他们民间小店的基本水平。纽约有很多米其林餐厅,而广东顺德的米其林餐厅并不多,但如果就此判断纽约人比顺德人更懂美食,大多数国人打死都不会相信。

德国的机床业生态高度类似中国的餐饮业生态:底蕴深厚,高人尽在民间,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我们认为,机床行业的出路不在于押宝少数龙头企业,而在打造充满活力的行业生态,给价值链上游丰富多彩的隐形(精一/单项)冠军与“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提供生生不息、健康成长的黑土地。

德国哈默机床/资料图

01

独大的行业龙头未必就是最好

在欧洲很少有机床企业梦想着成为DMG,就像没有几个家族式餐厅对标麦当劳和肯德基。相反,绝大多数德国机床企业都只服务于一个特定的细分市场,只做几种技术特色鲜明的设备产品,而其下游买方也十分清楚自己的特殊需求,选择最合适的品牌产品,而不是最大众化的知名品牌。

假设中国企业把德国的龙头机床企业统统收购了,也不会威胁到德国机床行业老大的国际地位,因为在那片土地上,随时随地都可以冒出一批新的具有特色的机床企业,都有可能成为未来的龙头企业,因此可以轻而易举的代替那些被收购的龙头机床企业。

与此类似,肯德基要改变自身大而不强的地位,在中国大肆收购高端品牌,比如百年老店全聚德,一下子弥补了它在这个领域的国内空白,并跻身为规模世界第一。但这个举动对于中国烤鸭界来说,可谓不痛不痒,因为即便民族品牌全聚德被收购了,还有便宜坊、大董等其他品牌,因为会做烤鸭的潜在餐馆实在太多了。一个龙头没了,千千万万未来龙头还会出现。

以前的重大政策偏差在于指导思路落后迂腐,以为只有世界500强才是优秀企业,重量却不重质,因此过于强调通过举国体制培养少数巨无霸龙头企业,却严重忽略了为龙头企业提供配套的大量多样化的隐形(精一/单项)冠军企业。需要指出,我们并不是说龙头企业不重要、或者不需要,而是说不能只有龙头企业,更不能仅仅重视龙头企业。

去年,中国工程院在分析了我国26个主要的产业现状和差距后发现,所谓“五基”问题现在越来越突出,已成为中国迈向制造强国的最大瓶颈(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基础装备、基础软件统称为“五基”)。这与以前的政策偏差息息相关,即过去过于强调供应链下游龙头,而严重忽略了上游提供“五基”配套的隐形(精一/单项)冠军企业。目前,国家开始重视培育单项冠军与“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这是正确而及时的政策转向,明确指出了中国制造业未来发展的基本方向。

然而,培育单项冠军与“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最为有效的方式不是举国体制,不是单纯的自上而下的指令,却是需要更多地依靠市场充分竞争,是驴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政府的核心作用不在选择赢家输家,而在于打造有利于优秀企业不断涌现、生生不息的产业生态。

02

机床行业的演变与未来发展趋势

具体而言,机床应该特指工业母机,即machine tool或Werkzeugmaschine,其字面翻译为工具机器,也就是用来加工工具(例如模具、刀具、导轨、齿轮等)与重要运动部件的机器,因此也常被称为工业母机。因为加工对象通常要求耐磨,耐冲击,其材料的强度与硬度都很高,并且要求足够精准。这就要求机床必须具备更高的刚性和精度。

如果按照加工对象进行大体分类,那么机床业可以分为:(a)金属加工机床,(b)木材加工机床(木工机)和(c)特殊材料加工机床。

(a) 木工机床严格上应该叫木工雕铣机,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从历史发展的逻辑上判断,木工机床是金属加工机床的前身。

(b) 金属加工机床的对象就是各式各样的高温合金和陶瓷等高刚性高应硬度材料。这是目前机床行业的主体,我们常说的“工作母机”,“加工母机”就属于高精度的金属加工机床。

(c) 随着塑料和铝合金材料的不断完善,越来越多的结构件开始采用轻量化设计,90年代欧洲出现了一类轻型加工机床,专门针对复合材料,特种树脂,蜂窝结构,泡沫结构等新型材料。可以说这类机床市场是木工和金属加工机床共同演化出来的:一是木工机床重型化,二是金属机床的轻型化。

对于金属加工机床的一线品牌来说,这个行业目前应该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技术提升空间了。因为产品的刚性、精度、速度都已经接近最优水平。但是,行业还得依靠微创新继续发展。就像饭店需要通过不断推出新菜品提高利润,而不是降价。靠降价吸引客户的大都是标准机或沙县小吃这类快餐,并不是特色菜品的发展路径。因此,高端制造企业的可持续盈利并不能通过规模化降低成本而达成,但可以通过不断创新而获得持续发展,无论这些创新看起来多么微不足道。

例如,一个客户所在业内竞争已经极其残酷。如果继续保证低成本,他们需要采购几百台设备,而这将使物流系统变得极其复杂臃肿,人员成本也会大幅攀升。但是,本文作者之一给他们提出了一个专用机床的方案,生产效率可以提升近10倍。虽然设备成本也难免大幅提高,但系统的复杂性却大大降低了。

相比之下,中国制造业似乎开始陷入盲目复杂智能化的误区,采用过于复杂的自动化和信息网络技术去解决本不必要如此紧密/刚性耦合的复杂制造系统问题。相对而言,生产工艺和设备的部分改进则能大幅度简化生产系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本不必要的复杂系统。这如同人干某事的本领不高,也不愿意努力提升本身水平,却老指望天上掉馅饼,得到万能钥匙,以此创造奇迹,一步登天。这种“拙匠常怪工具差”的心态对于中国机床行业,以及任何行业的赶超先进国家毫无积极意义,反而带来消极影响。